一只渤乐

认识你愈久,愈觉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处清喜的水泽。
几次想忘于世,总在山穷水尽处又悄然相见,算来即是一种不舍。
我知道,我是无法成为你的伴侣,与你同行。在我们眼所能见耳所能听的这个世界,上帝不会将我的手置于你的手中。这些,我都已经答应过了。
——简媜《四月裂帛》
始终觉得这段话像现实里的黄渤和王迅,十年的默契,十年的风雨。
很难说十年的友谊是如何经历的,但总是想,给他们一个归宿。
这是个人不多的群,大概也是因为渤迅cp很冷,但你们喜欢为什么不来呢?无论是渤迅还是迅渤,我们都欢迎你的到来。
同时也希望各位太太的指教和定时投喂啊,群里会发糖真的会发糖你信我!
那么?欢迎到来?
群号码:433907877
顺便送上今日群内日常一枚,可以不语c,可以不谈渤迅,但渤迅可逆不拆!顺便说下,往日的日常我会放倒群相册里,还请大家加入

替身 4

抱歉,之前很久没更新。对不起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黄磊,陪我喝酒吧”黄渤看了看黄磊,说到替身 4
“好。”黄磊虽然不知道黄渤要干什么,但还是答应了
“黄磊,对不起我一直是把你当做替身”酒后的黄渤终于把实话说了出来
黄磊听到他这句话,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。
他拿了纸笔写到:小渤,对不起,我实在受不了被当做替身,所以,再见了。
早上醒来,黄渤发现黄磊不见了,只有一张纸条。
黄渤看了下,说到“这不是胡闹吗”
黄渤说完就清了假去找黄磊,却找了很多天都没找到,直到那通电话……
“您好,请问是黄医生吗?”
“嗯,您有什么事嘛”
“黄磊他……去世了,我希望你能去参加他的葬礼”
“不了,谢谢您邀请我”果然还是没成功啊黄渤叹息着,这样想到。
次日,黄渤死亡,自杀,尽留了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黄磊,我来陪你了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次烂尾了

一个群宣

认识你愈久,愈觉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处清喜的水泽。
几次想忘于世,总在山穷水尽处又悄然相见,算来即是一种不舍。
我知道,我是无法成为你的伴侣,与你同行。在我们眼所能见耳所能听的这个世界,上帝不会将我的手置于你的手中。这些,我都已经答应过了。
——简媜《四月裂帛》
始终觉得这段话像现实里的黄渤和王迅,十年的默契,十年的风雨。
很难说十年的友谊是如何经历的,但总是想,给他们一个归宿。
这是个人不多的群,大概也是因为渤迅cp很冷,但你们喜欢为什么不来呢?无论是渤迅还是迅渤,我们都欢迎你的到来。
同时也希望各位太太的指教和定时投喂啊,群里会发糖真的会发糖你信我!
那么?欢迎到来?
群号码:433907877

替身 3

这篇是磊磊视角
早上
“艺兴。”
“师傅找我有事吗?”我虽然觉得这件事很不靠谱,但却也想不到别的办法了。或许一见钟情这件事很可笑,但是我的确感受到了。
“为师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“我喜欢上了一个人……所以我请你……”
“可是师傅,这样不好吧”
“你到底是不是我徒弟。”
“好吧,师傅我帮你。”
“小渤,起来了啊”看到他起来我以为他听到了我和艺兴的对话,我不禁紧张了起来。
“嗯。”
“我去做饭。”
“不了,我得去上班。”
“那你走吧”说完这句话我松了一口气,因为我知道他并没有挺见我跟艺兴的谈话。
晚上
“小渤,你酒量好吗?”
“还不错。”
“巧了,我酒量也很好,不如咱俩比下吧”
“黄磊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而且我也知道你背着我干的那些事。”
“你在说什么啊?我听不懂”虽然我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他听见了我和艺兴的电话了,不过我还是要试着确认。
“非要我明说吗。”
“你……都听见了啊。”
“嗯。”
“那我们在一起好吗?”我虽然表面很平静,但其实心里及其紧张,因为我怕他拒绝
“好。”
这次写渣了,顺便问下上帝视角怎么写啊……

抱歉这几天没更文,明天我补上

替身 2

黄渤视角
晚上,黄渤家
我与病人齐坐在沙发上,那场面有些尴尬。
我时不时的将视线投向医生,不得不说,这病人与那人太像了,不管是容貌还是言谈举止,相似的我都有些恍惚。
“你叫?”我先开口打破了那尴尬的局面。
“黄磊”
“那巧了,我也姓黄,叫黄渤。”
“小渤。”
“嗯?”呵,果然还是习惯性的答应了吗?竟然连称呼都一样。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那么像他……
“我只是觉得这样叫亲切些,如果你介意的话就算了。”
“没事。”明明是想拒绝的,但为什么就是开不了口呢……
“这么晚了,我去做饭。”为了让自己理智下来,我决定离他远些
“没事,也让你尝一下我的手艺好了。”
“但是你好像不熟悉我家厨房吧。”
“没关系,你给我打下手就可以了啊。”
“那成,这次我就委屈一下。”
“渤,帮我切下这个。”
“渤,帮我拿下盐。”
两个人虽说是第一次合作,但却及其默契,如老夫老妻一般。
“小渤,你出去吧,马上就好了。”
“好。”
“小渤,别愣神了,赶紧过来吃饭,不然就不好吃了。”
“好。”
“我脸上有东西吗?”感觉到他一直盯着我看,所以我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“没。”
“那就赶紧吃饭,吃完饭还得给你做心理治疗呢。”
心理治疗部分直接略过,反正也没啥意思(我能说其实是我不会写吗……)
“你记得一定要坚持下去,如果你自己意志先垮了,那我们就真的失败了。”我其实还是希望他能熬过去,毕竟如果他熬过去了就证明我们当初坚持的事情是对的……
“我明白。”
“不说这些了,先把药吃了,吃完药睡觉。”
因为家里只有一张床,所以黄磊也只能和我挤一个床,这是我所不愿意的,我不想与黄磊太亲密,我怕我自己会不由分说的陷进去,怕自己会重蹈覆辙,怕自己会害了黄磊……
怕…
等我清醒过来时,发觉自己已亲上了黄磊。
我连忙将自己的身子退了回去,心跳也漏了半拍,但看着身边人丝毫没有醒来的样子,我也松了一口气。
没想到自己还是这么不争气,那人都走了那么久了我还没忘,现在还对一个与他相似的人有非分之想,要不是人家睡了我就丢脸丢大发了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黄磊在确定身后之人睡着后便坐了起来,抚了抚那人软顺的发,不禁笑出了声。

看到我大渤迅没有群的我决定建一个渤迅群,群是建了,不过没有人,所以我来这宣群了,还请各位进群,不管是渤迅还是迅渤,都可以进群交流,也请各位大大进群投喂

新建的群,求各位爱双黄人士进群,也请各位太太多多进群投喂

替身 1

医生渤×病人磊
先科普一下这个病:替身综合症(英文名:Capgras Sydrome)即弗雷格妄想综合症(Fregoli妄想综合症)又称人身替换症、双重错觉综合症、易人综合症、替身错觉、双重人身症。由Courbon和Fail于1927首次报道。这类患者会认为身边许多的人其实都是一个人的伪装。
依旧渤哥视角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医生,您快给我孩子看看吧!”就在我准备出去吃午饭的时候,发现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走了进来。
“你……你肯定也是那个人。”看着那个人惊慌的看着我,好像很久之前就认识我的样子,我心里大体知道他是什么病了。
“我跟你认识吗?”为了我以防万一,我还是问了这句话来再次确认。
“你……不要在这演戏了,也别纠缠我了行么……”听到他那么说,我明白了,合着他是把我当成那个欺负他的人的伪装了。不过孙红雷这个名字我怎么听着那么熟悉呢……算了,不想了,先把他治好再说。
“他得的是弗雷格妄想症。”说到这个病时,我的语气多了一些无奈与愤怒,因为我的一个好朋友就是因为这个病死去的。
“那医生我儿子他的病能治好吗?”我看着她的焦急,不由的想起当年的我,或许没有那件事我可能永远也走不到这一条路。
“别的病我还可以保证,至于这个病吗……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,毕竟现在也没有好的治疗方法,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帮他进行心理疏导和给他吃药。”
“那就麻烦医生您了。”
“没什么,你们要是放心的话,让你儿子跟着我一起住吧,这样有什么情况我也可以照顾下。”
“那就麻烦您了。”
“没什么,你去拿着这个单子到大厅领药,领完交给我。”
“好的。”
没过多久,她就把药领了回来。给他服下之后,看他渐渐清醒的样子我送了口气。
“妈,这里是……”
“这里是医院,你得了弗雷格妄想综合症,这几天你跟我在一块吧,也方便观察病情”
“好”